现在是睡前 - 日记 13 Mar 2014

现在是睡前。老师们,包括 Pam ,包括学校的 Counsellor ,包括医院的医生,都建议我在睡前做一些休息的事情,听一听放松的音乐。于是,久违地,我点开了豆瓣电台的“轻音乐”频道。

而音乐的放松并没有让我的心情放松。不管是找咨询师,或者医生,我终究都没有说出来自己混乱的感情这件事。从被前女友甩,到突然思念起来两年前离开的一个人,都显得自己太笨太脆弱。

所以每当音乐的旋律稍微转一下,像一柄尖利的钩子搬抓住心头的一个部分,还是会感到一阵悲意默默涌出。这种悲伤凝若有质,触摸起来并不冰冷,甚至有些柔和;但它却会如潮水般漫过自己本来冷静的思绪。

直到最终不能自拔。直到每一个音符敲击在耳边,反弹出来的全是人影。

不懂音乐的我品尝不出这首歌本应该是欢快还是悲伤。只知道在我看来,作曲家肯定有着和我一样愁苦的思绪要诉说。

而我自己似乎是太过在乎别人的看法了。例如这篇日记,我不敢把它发到社交网络上,只敢默默地写下来,或者发到没什么观众的这里。

前两天见到一篇文章讲“女生会喜欢的男生”。大概说起来,就是要强大给人依靠,不能矫情小心眼脆弱(当然目测还有长得帅什么的吧)。那么现在、此时此刻的我,和我的表现,的确是不会讨女生喜欢的了。事实上,在我越俎代庖、用老高的帐号与铁力的聊天记录中,她也的确表现得对我这一点有些嫌弃。

这个世界上不强大就是输。包括曾经爱你的人,包括正在爱你的人,只要你太弱小的话,他们的爱意也会渐渐被磨去。本来以为生病的时候身边的人会照顾你,但后来才意识到前提是这个病有好起来的迹象。而的确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何时会恢复正常。

她说,受不了我“头脑发热”,而且是“以前就这样”了。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原来开始就是以一个“头脑发热”的形象出现的。依稀记得自己还是有曾经的冷静的啊,怎么回事呢。

不过她的确是长大了。恐怕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低姿态地和我说话,而是有要求地、思考着地打算着自己的未来吧。从学习我变成指摘我,也不过是几百天的时间和不见。逐渐学会负责的年龄的孩子是这样的,而我呢?我现在每天的样子,是对谁负责?

没有在该选择的时候作出正确的选择。

咨询中心的人说,压力太大的确会让记忆力下降。而我的确正在承受这种记不起东西的难受感。

前两天细细翻看了一些聊天记录。每当意识到自己“还曾经说过这些话啊!”的时候,就会有难以名状的痛苦。以前看到电影——例如《谍影重重》——里面的失忆情节,总是觉得主人公回忆过去的那种扭曲的样子很假。直到如今自己也承受着这样的难过,才终究明白那些都真的。

无法想象自己还曾经这样过、那样过。

忧郁也还没从我心头散去。在 Counselling Centre 看到一个诊断 Depression 的招贴,“窥镜而自视”,发现12条症状我几乎全中了。虽然自杀的念头最近不怎么出现了——一旦出现我也能克制住——但是还是经常会不开心。李赛总是说心理问题的本质都是 physical 的,我逐渐深信不疑。尤其是那些奇怪的念头,虽然明知它们不好,却无法控制它们的出现。

而只有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才对情感型的段子有些感受。就在铁力联系我的那个晚上,我就想起了微博上见过的一句话:

“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的头发长了,像是比别人多活了好些年;但你一笑,我又傻了,怀疑自己只不过下楼买了瓶水。”

当然,第二天我去翻出来这句话@她,结果她已经决定暂时不联系我了。

手贱去搜了一下网页,发现知乎上有个问题是“有哪些美哭你的句子”,有多达452个回答(问题的开放性所致)。一边感叹豆瓣的清新气息已经感染了知乎,一遍看了看。果然我现在的体质已经有些扛不住文艺的侵袭了,有些还真的挺打动人:

“突然想到你,笑了笑自己。”

“假如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高兴。”

“听别人说你结婚了,日子过得不好也不坏,吸烟很多,喝酒很少,大风天依旧感冒,不再画画,挣钱不多,忧愁不少。关于这些,梦里见我,你都没说。”

然后默默地嘲笑了自己,能被这种东西感动,看来的确是状态堪忧。没有正常的女生会喜欢天天矫情的人吧。

也许再过几个月,看到这篇不成文的日记,会觉得幼稚不可方物,或者打脸打到尽头。不过也无妨,人总要犯一犯2吧。更何况,曾经顽固的爸妈在经历一堆事情后,也变得这么开放和真诚,我又何必遮掩太多。

回复所有的邮件和聊天,打开音乐和床头灯。再来一片医生开的特效药,沉沉地睡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