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休止的负面联想

那天早晨,我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是问了问旁边的姑娘:“现在是什么年代——光绪?同治?”

上面的对话发生到现在已经几周,大概是我梦见自己不知为何在清朝吧。当然,我暂时还是有足够的自信:这个梦并不像穿越剧一样幽默。

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每当我从梦中醒来,总是要耗费几秒的人生来判断自己到底是不是身处现实的世界。然后一旦确认了自己身处现实,就可以日复一日地重复每天的routine了:无休止的负面联想。

根据医生的说法,双相障碍会让我的状态像过山车一样起伏。而其中的每个波谷就是我最痛不欲生的时候。其实用痛不欲生有些夸大,准确地说只是了无生机——而已。脑子里的反应大都变得很慢;不管是二位数乘法还是背诵简单的指令,都必须努力集中精神才能完成。

生活中的绝大部分事情对我都是负面的、难过的、不愿面对的。我不敢看社交网络。当我看到别人难过的时候,我为他的难过而难过,也更为自己还不如人家而痛苦。当我看到别人开心的时候,我为自己得不到同等的开心而失落,更为自己无法达到任何一种想要的生活而绝望。当家人叫我做某件事的时候,我会立即为我没能动身而难过;而一旦我动身了,对我没法做到做好的担心则让我如坐针毡。当我好不容易出一次门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人和事物都像是精准的刺刀一样嘲笑着我的悲惨。眼前打电话的路人、身边吆喝着的小伙、身后叽叽喳喳吵闹的初中生,变出千百只尖锐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我,刺透我的皮肤和血肉,然后戏谑地望着:你真可怜。

我也曾经好过。曾经的阳光的正常的生活,如今对我显得有些像空想,十分不真实。既然我如此差劲,那我怎么会上北大,又是抱着什么心态选择了营销系?我是怎么挺过那么多小组作业、甚至还越俎代庖地当team leader?我是抱着怎样的想法去英国读研究生,而且选择了从未涉及过的公共关系专业?如今的我甚至连饮食起居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工作、学习这种正常人的生活了。

从我年初状态变差,到现在已是大半年。我无所事事了大半年。周围的同学们大都在走着自己的职场第一步,有的已经颇具气象,有的步履蹒跚;而我,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