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橘红色的光点在天上飘过 - 日记 14 Mar 2014

一看表是晚上快八点钟。我从浓浓的晕眩里睁开眼睛,天色早已是一片漆黑。窗外,一个橘红色的光点在天上飘过,一瞬间我以为是一盏孔明灯。只可惜由此而来的迷之感动没能持续一秒,我就立即意识到那是一架飞机。

本该有美好的一天。尽管凌晨两三点就醒过来,并且再也没有睡着,但是看到久违的清晨和朝阳,还是很鼓舞人心的。但毕竟生物钟还是乱套。吃了碗汤圆,挨到中午,我的意志又一次坚持不住了。困倦让我不自觉地设了闹钟,告诉自己:

“睡个午觉吧。”

然后到了现在。蓝天白云一闪而过,窗外已是皓月当空。随手刷一刷微博吧:南希同学在健身房锻炼,燕公子开始刷屏。说到健身房,我想我依旧不敢去,从本科时期就处于每次去都心理压力严重的状态,到如今身体虚弱更是跨不出那一步。也许有个能带我的人比较好吧。可是我认识谁呢?

在知乎的“发现”栏目里面看到一个叫做“长时间一个人独处会得抑郁症吗?怎样避免”的问题。里面有一句回答比较点醒我,但却没告诉我具体该怎么做,是为憾事:

怕的是把人际关系看的太重,不肯承认是肤浅的酒肉关系,一定要是好朋友,好知根知底,要刎颈之交,不离不弃,互相完全欣赏,心事掏心掏肺,没事借个几十万不用打借条的才行……其实人的思想里,有多少事值得沉重严肃,或者有趣厉害到这个地步的?就哪怕是一个畅销书作家,把他的作品读一便,才多少时间啊?而要共同经历过多大的利益共享,才能渐渐互相信任到信仰的地步?这都不是你一开始可以计划的。

的确啊,我始终不知道怎么交到普通朋友。金弦(大二时期的金弦)说,我特别“缺爱”,想要交往就要做出付出很多的准备。果然女生是要成熟地早一些呢。李赛说,和我维持关系要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就连铁力小同志都感觉到了和我做普通朋友很难。

世界上有没有一种说明书,能告诉我“如果要找一个同班同学一起打篮球,而你身体变差了技术退步了而且好久不和同学们联系,该怎么开口”的答案?或者是“想要去健身房做康复训练但是觉得自己身材差力气小被人鄙视再也抬不起头,该找谁怎么说”?

显然是没有。所以还是得靠自己慢慢克服心里的障碍。何其困难。

想出门走走,却又想到自己没吃晚饭。想做晚饭,却想到自己手中的材料都只够做大菜,太费时间。还是继续出去吃吧。

对了,今天似乎是白色情人节。前不久还过了人生中第一次情人节的样子,如今是没有人来互赠礼物了。快走出去吧,少年。

附:练习一下怎么插入音乐。